首页 总裁夫人卉宜 下章
第11章 全文完
张协理茸茸的短短的,但已经硬到不行,他鲁的两手抓着卉宜的股,刚被口过的漉漉的“噗滋”一声就滑进卉宜的小中。

 “啊!”卉宜还是忍不住惊叫了起来。

 “小宜姐,我终于干到你了,终于干进去了…唔唔唔…”张协理口里念念有词,两手往前抱着卉宜的晃来晃去的豪,猥亵的着她的大部也不停地进。他张嘴含住卉宜的耳垂,享受着卉宜美又热的触感,不停地

 “小宜姐…从看到你第一天,我就一直想这样干你…喔喔喔喔…好喔…”张协理在卉宜耳边说着。

 “啊!啊啊…小张…”卉宜受不了小传来的快,即使很不情愿想叫出声,但体的愉让她暂时无法理性思考正在被部下狂着。

 “小宜姐,原来你的叫声那么,那么啊?好喔…”张协理边含着卉宜的耳垂边说。

 “我…啊…我没有…很…啊啊…”“都叫成这样了…还说没有…”张协理手用力抓着卉宜的大球用力:“小宜姐,你的子好好好喔,真是让人受不了…”

 “啊…啊啊…我…不要…不要…啊…”“我看你被得很吧?”张协理越越兴奋,差点不小心缴械,赶忙停了下来。

 卉宜着气,努力回神,没想到几分钟前才感到愤怒、鄙夷的感受,此时却完全转换成爱的情绪,难道自己真的是的本

 张协理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,他拉着卉宜项圈的链子,让卉宜面对他坐在他的大腿上,女上男下的互相面对。张协理把进卉宜的小,卉宜两手着张协理的大腿,这姿势让张协理顶进小深处,而卉宜两手把球集中呈巨大浑圆的榴槤状,让张协理看了血脉张。

 “嗯…嗯…”卉宜试图压抑叫声,但她任何动作,张协理的就会顶到她的花心,让她忍不住叫出来。

 “小宜姐,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呀!”张协理两手着卉宜的大,嘴巴也凑上去勐力着。

 “我…嗯嗯…顶…顶到了…嗯嗯嗯…”卉宜努力压抑着。

 “顶到什么啊?小宜姐。”张协理放开手,用力让得更里面,他感受到卉宜小一张一缩的着,而卉宜的大只隔着自己眼前十公分的距离晃来晃去。

 “顶到…啊啊…顶到好深…”卉宜再也受不了,闭上眼睛,让身体主导自己前后摇动。

 张协理眼前画面快要让他出来,这个平大家尊敬又背后意的巨美女上司卉宜,如今戴着项圈、着两粒大暴,正前后骑乘在自己的上。他拿出手机,开始录影。

 “小宜姐…”张协理恶的笑着:“被干得啊?”

 “我…唔唔…”卉宜没发现手机,闭着眼睛前后摇动。

 “是不是被的啊?”张协理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着卉宜的晃动的巨

 “啊…得…的…啊啊…”卉宜被导讲出色的话。

 “小宜姐,你的好大,是什么罩杯啊?”张协理把手机对准晃着的大

 “是…是F罩杯…啊啊…”“说!我看有G罩杯吧!”张协理越讲越血脉贲张,索把卉宜推开,卉宜仍在高的半梦半醒。张协理把手机靠在桌上卫生纸盒上,然后把卉宜身上衣物全部剥光,推倒在沙发上。他暴地把卉宜的美腿架在自己肩膀上,开始全力

 “小宜姐,你谎报你的子大小,要好好惩罚你!”张协理手着沙发,全力着卉宜的小

 “啊!好大力,好大力…啊啊啊…”“当然要大力干你啊!”张协理每一下都顶到卉宜的感点,卉宜完全失神的被干。

 “我…啊啊…好…好深…啊啊…”“被干得?小宜!”

 “我…不要问…不要问啦…啊啊…”“快说!”张协理鲁地着卉宜美丽洁白的巨

 “我…很…啊…”“什么很?快说!”张协理更用力地,又又干让卉宜无法思考。

 “我…我被干得很…被干得很…”卉宜受不了了,完全任张协理摆布。

 “那子呢?也大声说出来!”张协理用力地,努力地压抑的冲动。

 “…被得好…”卉宜闭着眼睛叫着。

 “大声说!我的大喜欢被!”张协理抓住卉宜的两手,开始用尽全力冲刺,卉宜被冲撞得完全失去理智,两个白的大剧烈地晃着,上下晃左右晃,随着每一下体“啪啪啪”的接合而不规律的晃着。

 “啊啊啊!我不行了…”卉宜大声的叫。

 “快说!你这的大妹!”张协理已经在最后关头。

 “我被得好子…被得好…啊…干死我,干死我…啊…”卉宜像是完全释放一样,声主动叫出的句子。张协理再也受不了,两手抓住卉宜正晃动的大“噗滋、噗滋”的了。

 卉宜闭眼着气,张协理终于完,离卉宜身体,过去拿了手机,先特写卉宜高过后的秀丽脸庞,然后往下特写柔软散开的巨,再往下特写小口正汩汩出白浊体的画面。

 张协理坐到卉宜的办公椅上,重重吁了一口气。他做到了,他臣服了平梦寐以求的巨上司沉卉宜,还狠狠地中出卉宜的小

 他这时又心生一计“小宜姐,爬过来,把我的乾净。”他命令着。

 卉宜渐渐恢复理智,犹豫着,张协理便更大声的催促:“小宜姐,快点!你忘了这些图,再加上现在的影片吗?”他笑的恐吓着。

 卉宜屈服着,心寒的爬过去,张协理拎着项圈链子,卉宜认命的他的,舌尖把了乾净。张协理一路特写,还特写到从卉宜嘴角出的画面。卉宜终于完,跪坐下来,张协理拉着项圈链子迫使卉宜抬起头,秀脸、、嘴角的、修长的身体,形成绝美的画面。他把录影键按掉。

 *** *** *** ***

 张协理穿好衣服之后扬长而去,留下全着的卉宜。她屈辱的想哭,但想到现在爱影片留入张协理手中,她势必从此要成为他的奴,从刚才他的一番表现,后的凌辱可想而知,那种绝望的悲哀让她哭也哭不出来。

 跟仁发说吗?仁发可能会因此高血中风而死,戴绿帽,老婆还成为部下的奴,没人可以接受的。跟林志田说吗?志田也不能怎么样。

 这时,在最黑暗的一刻,卉宜竟然想到一个人,万恶的源头——陈经理。

 陈经理在电话这头听着卉宜的故事,卉宜声音很虚弱,似乎压抑着不哭。

 和卉宜这么多次偷情,虽然也玩了不少变态玩法,但陈经理心里也慢慢觉得卉宜是自己的,这下听到卉宜被一个变态猥亵的部下凌辱,有种士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觉。

 “现在只能找这个人了,只有以暴制暴才能解决。”

 “可是叫卉宜去找他,不就羊入虎口吗?”

 “没办法,也只能这样了,与其被小职员凌辱,起码对方是大哥,不会太有失身份。卉宜顶多就被干个几次吧,也不能怎么样了。至少,把张协理这种败类解决掉啊!”陈经理心里盘算着,边口头安抚卉宜。卉宜静下来后,陈经理开始说他的盘算。电话那头的卉宜,起先惊讶得无法想像,之后,似是认命的说好。

 “那,我打给他的小弟。之后联络你,看今晚能不能解决。”挂上电话后,卉宜绝望的心情似乎有了一点生机。

 几分钟后,简讯传来:“小宜:你打0937XXXXXX找小吴。洪大哥刚好这会有空,半小时后他可以见你。”卉宜忐忑的心情拨起电话,虽然此刻仍体着,但似乎有一线希望,可以解决张协理这永远的风险…

 【全文完】  m.IyaXs.COM
上章 总裁夫人卉宜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