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血疑 下章
第04章
“妈,我对不起你,刚我说话那么难听,你打我一顿吧。”

 “快起来!”梅雪起身把梅笑拉了其阿里,拥入怀中。

 “妈没生你气,妈是在怪自己,惹笑笑生气了。”

 “妈,哥刚才都跟我说了,妈妈是为了我,可笑笑真的离不开妈妈,笑笑不愿妈妈嫁人。妈妈如果嫁人,笑笑会难过死的。”

 “好笑笑,妈妈不嫁人,妈妈不离开笑笑,你哥会想办法治好笑笑的。”母女俩相对而泣。

 “妈,你打我吧,你打我一顿,笑笑心里才好受些。”

 “傻孩子,妈妈怎么舍得打你?你从小到大,妈妈从来没动过你一指头。”

 “妈,你也别惯着笑笑,叫我说真该打,妈你舍不得,让我来打。”林海高高举起巴掌,一副恶狠狠的样子,手猛地向下一会,到最后却遽然减速,巴掌轻轻落在梅笑的股上,

 这一下子把母女都逗乐了。

 “笑笑,你有病在身,还是早点休息吧,妈妈从来就没生你的气,真的,快去吧!”

 “妈,今晚我要和你睡在一起。”梅笑扑过去,腻在梅雪的怀里。

 一连三个晚上,母女俩都睡在一起,每天都咕咕唧唧到后半夜。林海发现白天梅雪总在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。

 周末是梅笑的生日,林海在老厨房私房菜订了个房间。老厨房私房菜虽然地处市中心,但由于在西宁宾馆院内,比起大多数饭店,环境要幽静雅致得多,林海有半斤多的酒量,在上海人中已经算不错的了,但比起梅雪母女,就要甘拜下风了。

 茅台一打开,扑鼻的香气弥漫开来,勾起了梅笑的馋虫,虽然梅雪坚决不让女儿饮酒,但不住梅笑的死乞白赖,最终开恩让梅笑喝一两,并且声明只能喝这么多。

 几杯酒下肚,饭桌上的气氛热闹起来了,三人海阔天空,从国际大事、国内大事到本地发生的奇闻琐事,到了后来成了母女俩的回忆专场。回忆起梅笑小时候的种种轶事,还有拉扯长大的不易,母女俩泪光盈盈,脸上又洋溢着幸福。

 梅笑不时扑入梅雪的怀中撒娇,不失时机地给母亲敬酒,还撺着林海给妈妈敬酒。林海跑前跑后,寻找合适的角度,把融融的母女情记录进镜头中。

 “哥,你别光当摄影师了,来,我给你和妈妈拍个合影。”

 “靠近一些。好!”“再来一张,哥拥抱一下妈妈。”梅雪略微迟疑了一下,大大方方地凑向林海,两人拥抱在一起。

 “哥,来给妈妈一个吻,感谢妈妈对我们无私的付出。”林海心里一震,盯着岳母的美目,梅雪那已被酒烧红的双颊显得又红了几分,看着林海,微微闭上了眼,林海在岳母的面颊上蜻蜓点水地轻轻一吻。

 梅笑按下快门,哈哈笑着:“看你们还羞羞涩涩的,倒像那初涉爱河的少男少女。”梅雪啐道:“再胡说,看我不撕了你的嘴。”

 “好,不胡说,我给大家唱个歌赔罪。”梅笑清了清嗓子,扯开喉咙,唱了支花儿:“上去个高山者望平川,平川里有一朵牡丹;看去是容易折去是难,折不到手里是枉然。”梅笑的声音清亮悠扬,没有用一点发声技巧,有种金石的质感。

 歌声刚落,林海先鼓起掌来:“笑笑的歌如天籁之声,如果要去唱歌的话,那些女高音都得回家抱孩子了。”

 “谢谢捧场,来,哥,干一杯。不过也就在这里夸夸就行了,人家那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我哪敢跟人家比。”

 “论起技巧,你肯定不如她们。但她们中的许多人只靠技巧来敷衍,失去了真心,歌声也就失去了灵魂,反倒不如民间草歌手更能打动人。就像这花儿,刚开始听到,觉得歌词比较鄙,曲调也比较单调,但听得多了,就会体味到其中的美,会感受到这是融进西北民族血的音乐,那些民间花儿歌手一代代用自己的真情在传唱,比起那些富丽堂皇的音乐更有感染力。”

 “笑笑,你花儿整理得怎么样了,这可是你姥姥当年的心愿啊,妈妈没能完成,就要靠你来完成了。”

 “妈,这事儿我记着呢。青海的这部分基本整理完了,甘肃、宁夏的在整理中,我这一病,把这事儿给耽搁了,等我治好了病,会很快把这件事完结了。”

 “我只是问问,你现在专心养病,先把那放一边,等病好了再说。听你姥爷说,你姥姥当年还把花儿和昆曲结合,创了一个新调,可惜后来抄家遗失了。都怪我,要不是我,妈妈也不会英年早逝。”梅笑看目前神色有些黯然,忙吧话题岔开:“妈,我已经献歌了,妈妈是不是也给大家献段舞?好几年没看妈妈跳羌族舞蹈了。”

 “妈妈老胳膊老腿了,哪还能跳舞?”

 “妈妈就跳一个嘛,谁说妈妈老,人家多少人都说咱俩是姐妹哩。”梅雪喝了不少酒,又听了女儿的歌声,心里其实也有些按捺不住兴奋。

 “这里地方小,怎么跳?要跳也得回去再说。”

 “好,可不能反悔。”梅笑欢呼起来“妈,你也得把青春永驻的秘诀传给女儿,免得过些年,女儿成了妈妈,妈妈成了女儿。”

 “你这丫头,没大没小,就喜欢瞎说。我每天都给你们煲汤,那是白喝的?别忘了咱梅家也是医药世家,就那还常常嫌烦,不愿喝,这养颜最重要的秘方就是食补,当然还得睡眠好,生活规律。你们年轻人就是太不知道节制,疯起来可劲儿地疯,睡起来没明没夜,天冷了不知道加衣服,鞋跟高得恨不得只踮着脚尖。以后要多听妈劝,多喝汤,生活要规律,有节制。”

 女人家说起美容,总是没完没了,不知不觉间,第二瓶茅台也喝了一大半,梅雪已经有些醉眼离了,指着梅笑道:“你这丫头,今儿可是把妈给害了,灌了妈妈这么多酒,身子这会儿都软了。”

 回家的路上,梅笑开着车,林海和梅雪坐在后排。娇慵少力的梅雪把螓首倚在女婿的肩头,领口微敞,天鹅般的颈子上微微有些汗津津,汗香、香、香水的余香酿在一起,透鼻而入,林海本来因为喝多了酒跳动加快的心脏更是快要蹦出来了。借着酒胆,轻轻用手搂扶着梅雪的香肩,微闭了眼,细细品着芬芳,只觉得如腾云驾雾一般。

 梅笑一路上还喋喋不休地和母亲谈论着养颜美容的话题。

 “武则天69岁长出新牙,后来又白发变黑,换新眉,原来还以为瞎扯,看来如果善于养生,还真有可能。”

 “武则天的事当然是真的,还为此改了年号。这种事情虽然少见,但并非没有,不过一般的平民百姓没有记下来罢了。长寿驻颜,一要看先天,按现在的说法就是遗传基因要好,这第二就要靠后天保养了。”

 “武则天真是奇人,七十多岁了还要有男宠,女人七十多还能过生活?”

 “怎么就不能,前两年不还报道过七十多岁的妇女生孩子的事。古老相传,善于养生,老了不单容颜如同少女,就连生活各方面也都和少女没什么两样。”

 “妈,你说武则天身上的奇迹,和她的生活是不是也有关系?”

 “那当然也有关系了。”梅雪兴致颇高,侃侃而谈“孔老夫子说过食也。是上天赋予生物体繁衍后代的一种本能冲动,和合,水火相济,达到至高至美的境界,获得生理和心里的极大足,对养生是大有裨益的。按现代医学的研究成果,时可以促进内分泌系统的平衡,分泌一种多肽的物质,对抵抗疾病,防止衰老都大有益处。”

 “纵固然不可取,有些的修行方法也是没道理的,至少对养生来说是有害无益的。其实古人也总结不少经验,像《素女经》、《玄子》等,可惜后世把它们或视作秽之作,或视为秘诀,不好好地重视。至于后来的采、采之术,就谬种误传,堕入道了。”

 “妈妈如果有人滋润,只怕容颜和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差不多。”梅雪稍作沉:“把妈说成妖了。笑笑有个好男人,可要好好珍惜,把心情放开,多注意些养生之术,再过几十年,保持现在的容貌也不难。要学房中术,我们梅家有本相传是武则天写的《则天大圣玉房心经》,回去交给你好好研习。”

 回到家,打开空调,梅雪指导梅笑做了个醒酒汤。醒酒汤一下肚,梅雪和林海的酒劲儿很快就醒过来一大半,在梅笑的再三纠下,梅雪换上石榴纱裙,表演了一段羌族古典舞蹈。  M.iYAxS.com
上章 血疑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