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血疑 下章
第07章
伸出小腿到林海的间,在鼓囊,灼热坚硬的大宝贝间磨蹭着,梅雪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。

 “不要…我要…”梅笑笑道:“哥,快点进入主题吧,美人已经受不了了。”

 “喔…”男人舒地哼出声来。

 “嗯…”女人强自压抑,从鼻孔中奏出动人的音符。

 “妈,放松一些,人家说放开了,达到高,可以增加受孕的机会。”这一次战了一个多小时,林海一点点找回信心,卖着自己的实力。

 梅雪一次次冲上快乐的巅峰,只觉得自己宛如汪洋中的一叶孤舟,一会儿被巨抛下空中,一会儿又从尖跌落下来。可恶的女儿不知什么时候吧自己遮掩着部的衣扒开,高耸的圣母峰在男人灼热的大手中变换着形状,可恶的女儿也不忘做帮凶,噙住自己一颗起的起来。

 梅雪只觉得有电在四肢百骸窜,身体不住地痉挛,花心在颤抖,子全部温润开放,象水中的海葵,温柔地祈求着他再进来,为她完结,也热烈地保住它,使它不全然出。

 “不行了,给我吧…”梅雪扭动着,乞求着。

 林海感受到强大的迫力,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大吼一声,把全身力气集中在一处,猛烈地撞击数十下,终于酣畅淋漓地蓬发了。虽然是第三次,似乎这一次更有力,量也更大。

 “青哥!青哥…”梅雪低声呼唤着,张口咬住了林海的肩头。

 狂风暴雨后春风和煦。下体依然紧密结合在一起,林海温柔地亲吻着、抚摸着身下让自己如痴如狂的美岳母。

 最终,再强大的男人也抵御不了自然法则,林海的宝贝无可奈何地萎缩成了柔弱的虫,恋恋不舍地滑落出来。

 梅雪突然使劲儿把林海从身上腿下去,呜呜咽咽泣起来。

 “妈,怎么了?是不是哥表现还是不及格?”

 “你们,你们…欺负我。”

 “妈,我们哪敢欺负您?”

 “你们…你们…叫妈难堪。”

 “妈,哥是孝敬你。已经成了哥的女人,有什么难堪的,该好好享受才是。我还以为哥表现不好,原来是妈顾忌面子。妈,咱把面子放下,尽情享受做女人的快乐。哥这么强,我们做他的女人多幸福。”梅雪正道:“我是他岳母,不是他女人,他的女人只有一个,就是梅笑。妈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,你不明白妈的心,妈只是为了救你。”

 “小海,妈和你只有没有情,我不会为你动心的,你也不要想着偷走我的心,我心里只有笑笑的父亲。我只是让你帮我生个孩子救笑笑。今天是妈不好,不该来你们上,让妈好没面子。”

 “妈,你这成了借种了,让我们的风无敌大情圣情何以堪?”

 “笑笑,别打岔,听我继续说。以后只能到我上做,做完后你要回到笑笑上。等我怀上孩子,我们的关系就结束。如果不同意,我们就到此为止。”林海不理解,这两次岳母的身体表现分明对自己动情了,可这会儿口气为什么这么决绝,无奈地看了看梅笑。梅笑伸出舌头,做了个鬼脸:“妈是长辈,哥,咱就听妈的吧。”

 果如梅笑所言,时间是一剂良药,虽然白天梅雪还极力保持着一份矜持,但身体却是越来越感了,在上也越来越投入了,高时喊叫的“青哥”也变成了“哥”不过在体位上还是不愿做过多的尝试,除了传统的男上女下,只多了个认为是可以增加受孕机会的狗爬式。

 有了雨滋润,梅雪愈发显得明照人,媚光四,连梅笑都有些吃醋。

 沃土承接了良种,很快梅雪就有了身孕。就在梅笑自诩女诸葛,林海也洋洋自得,以为已经俘获了美人的芳心,梅雪却和小两口摊牌,宣布关系到此为止。

 林海未免有些沮丧,梅笑安慰道:“是你的早晚是你的。妈只是还不能完全打开心结,一个女人道被你占领了,又为你怀了孩子,还怕心不属于你?”时间一天天过去,梅雪越来越散发着母的光辉,妊娠反应倒不太剧烈,脾气却变得容易焦躁,有时候还独自发呆。

 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,很快就要节了,梅雪越发觉得心里不安,再三犹豫,最终决定去塔尔寺做个忏悔。天寒地冻,林海自是放心不下,坚持要求陪同前往。

 驱车向西南二十多公里,便到了塔尔寺。塔尔寺大主持宗康活佛和林海都是省政协委员,彼此都很熟悉,塔尔寺的医明经院是藏医学的传承者,林海和他们也有不少交往。

 宗康活佛在大金瓦寺门口住了林海和梅雪。

 “林施主吉祥,今怎么有闲暇光临敝寺?”活佛向左右介绍道:“这位林施主别看年纪轻轻,可是我们青海人民医院的头把刀,是救死扶伤的活菩萨。”林海合什道:“活佛过奖了,我不过是想些办法从体上救人,活佛拯救的可是人的灵魂。”

 “这位是林太太吧?!都说林施主娶了青海最美的一朵花,真不是虚传。”林海和梅雪都微红了脸。

 “不是,这是我的岳母。”

 “岳母?怎么看也不到三十岁。”

 “哪里?都老太婆了,已经快五十的人了。”梅雪微笑着说。

 “我岳母是广济堂梅家,家传些养生驻颜的秘方。”

 “哦,广济堂梅家,原来如此。梅家几代都是敝寺的大檀越,过去生意可是火得很,光青海的虫草三成都是经过广济堂的手出去的,还不说茶叶、盐巴、皮的生意。”说话间,一行人已经到了殿内。

 “活佛,这一次来主要是内人不幸染上了白血病,母子连心,我妈她天天牵挂,特意来为内人祈福,还要烦劳众上师唱诵经卷。”宗康活佛道:“吉人自有天相,夫人的病会好起来的,一会儿我和众位上师同颂经卷,为夫人祈福。”

 梅雪从包里拿出一万元,与宗康活佛:“活佛,这是点香火钱。”宗康活佛道:“女菩萨诚心礼佛,可敬可佩,不过敝寺发起了一个捐助项目专为治疗高原地区百姓眼疾,不如把这善款用到这里,更能体现施主的善念。”梅雪道:“这点是我礼佛之心,那个项目我也有耳闻,足见佛祖慈悲,众上师善念,我也为此特别准备了点善款,虽然不多,也略表存心。”说着,又从包中拿出五万元现金。

 活佛间如此说,让左右收了钱,又给梅雪出具了五万元的捐款收据,接下来便开始做起法事。众喇嘛盘膝正襟危坐,一对筒钦呜呜鸣响,声震四野,接着法铃清脆,木鱼高亢,众喇嘛微闭双目,念念有词。梅雪跪在佛祖像前,心中默念、叩首,叩首、默念。

 诵经完毕,梅雪见活佛身边桌上放着签筒,心中一动,宗康活佛早看出梅雪的心思,拿起签筒摇了摇,递到梅雪的面前。

 梅了一支,看了看,递给林海。

 只见签语是: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

 林海递给宗康活佛,道:“大师给解解看,签语上怎么写着论语的句子?”活佛道:“上上签啊,不惑不忧不惧,明指不用担心什么。签语上既有佛家的偈语,也有诗词或其他经典语录。中国儒释道三家,虽然修行法门不同,说法不一,其实追求的目标都是相同的,都是希望大众过上安定幸福,没有烦恼的生活。”

 “孔子说仁者爱人,佛祖普度众生,先贤们都拥有大慈悲,大爱心,悲天悯人,才有此大怀,大追求。林施主和女菩萨都是智者、仁者、勇者,生活中一点小的波折肯定很快就会克服。”林海和梅雪同声道:“谢过活佛。”梅雪道:“有活佛指点津,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

 中午,活佛招待梅雪和林海一顿素斋,席间,活佛谈起梅家昔日的辉煌,也为梅雪父亲在文革中的不幸遭遇唏嘘。

 “虽然父亲也收了不少委屈,但他一直没有后悔,没有埋怨过。父亲说,财产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献给国家,为大众谋福利,也算财尽其用。八四年国家落实政策退还部分财产,我别的都没要,就要了广济堂,一来为立身养命之本,二来药店有救死扶伤之效,也可以了了自己身为女子,虽不能济世,但可救人的心愿。”

 “女菩萨有慈悲心肠,广济堂在女菩萨手中肯定会发扬光大。”

 “说不上什么发扬光大,身为女子,但愿能守好这份祖业就行了,其他不敢说,只追求“遵肘后,辨地产,炮制虽繁,必不敢省人工;品味虽贵,必不敢减物力”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。”

 “这就是了,老实做人,踏实做事,才能基业长久。女子未必不如男子,想当年的武则天又有几个男人能及?”

 “但武则天后世可是被认为成背德伦,秽宫廷,的女人。”  M.iyAxS.cOM
上章 血疑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