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血疑 下章
第10章
“哈哈,小弟弟还不是听我的。”

 “听谁的还真不好说,我来问问弟弟。”梅雪蹲下身子,把林海的内向下一扒,狰狞的头“嘭”地一下弹在梅雪的嘴角。

 “弟弟,你也学会闹人了?我问你,是不是听姐姐的话?”

 “哦,点头了,那就是说“是”了!我再问你,是不是不听那个坏蛋的?”梅雪说着,抬头乜了林海一眼,旋即用红轻轻碰了一下头。

 “哦,又说“是”真乖!姐姐一会儿给你糖吃。弟弟!知道姐姐多想你,还有小妹妹更想你,小妹妹已经三周不知味了。整天跟着坏蛋在外边跑,也不知道来看看姐姐,还有…妹妹,姐姐把你咬下来,让你天天陪着姐姐。”说完,张口深深含住了林海坚硬滚烫的大巴。

 “小妖,要死人了!我!我!哥要进你喉咙里,把你喉咙穿!”林海按住梅雪的后脑勺,耸动起来。

 “咳咳!要呛死我了!男人真是鲁!”梅雪一把推开了林海。

 “对不起,我太兴奋了。谁让我的雪儿越来越会惑男人了。”

 “胡说,雪儿才不会惑男人,雪儿只会惑哥。”林海把梅雪拥入怀中,一手摸索着梅雪的带:“雪儿,我要!我要你!雪儿的!”最后一个字林海说的很重。

 “哥!雪儿也要!雪儿要让哥!让哥雪儿的…!”梅雪星眸微闭,俏脸绯红,撕扯着林海的扣子,声音却一点点低下来,最后几个字竟声若蚊蚋。

 衣服散落了一地,两具滚烫的在一起,在上翻滚着。

 “老婆,想死我了!”

 “别叫我老婆,你老婆还在医院里!”

 “不是老婆,是小老婆嘛。”

 “不是,人家年纪大,要是也是大老婆!哎呀,怎么窗帘也没拉上,快!”梅雪双手捂着眼睛,催促着林海。

 “没关系,外边看不到的!”

 “看得见,看得见!羞死人了!快去!”林海起身拉上窗帘,打开灯。

 “别开灯?”

 “我要好好看看我的雪儿!”梅雪扯过枕巾盖在脸上。

 “有啥好看?又不是没见过,这几个月还没看烦?肚子大起来了,了,不好看了。”

 “好的风景,夏秋冬各有颜色,晴雨雪各有味道。雪儿的身子哥啥时候看都喜欢。”灯光洒在妇人身上,散发出一种温润柔和的光辉,小腹微微有些隆起,子更加丰拔,晕也大了些,颜色深了些,人的三角地带也显得愈加肥腴,依然粉红紧闭的宫门泛着水渍。

 林海喉咙发干,咕噜咽了口唾沫,分开梅雪修长的玉腿,低头吻了下去。

 “别!让我先去洗洗!”

 “不洗!不洗!这味道多好!等做完再去洗!”林海在那颗殷红的相思豆上吻了一会儿,又像小狗吃食一样在梅雪光洁无得啧啧有声,接下来用舌头撬开紧闭的朱门,拢起舌头,深入进去搅动。

 梅雪在身下像蛇一样扭动着,股向上顶着,一只脚伸到林海的下,柔细的脚趾在林海的卵蛋上、玉柱上轻抚着,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。

 “唔…噢…,深点,再深点!喔…好难受…舒服…”水从花溪深处不住地涌出,梅雪的股底下已经了一小片。

 “哎哟,不行了,要了…怎么这么快,快!快起来,一会儿该出来了。”梅雪扭动得更剧烈了,双腿架在林海的肩上,一对玉足在空中蹬,股向上耸动得更勤了。

 林海也加大了力度,舌头在梅雪的宝中进进出出,手指捏着门顶端的那颗相思豆。

 “噢…”梅雪向上猛一躬身,股悬了起来,一股热涌而出,打了林海一脸。

 股落下,梅部急剧起伏,两腿软绵绵地耷拉下来,中的水还在阵阵向外,林海张大嘴,接这来自心爱女人中的甘

 水渐渐缓了下来,变成了淅淅沥沥的雨滴,盖在脸上的枕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在一边,梅离着双眼,伸手拉了一下林海。

 林海趴到梅雪的娇躯上,梅雪一手抚摸着林海的背,一手捻着林海的头,香舌舒卷,食着林海脸上的水珠。

 林海着岳母高耸的圣母峰,坚火热的巨蟒在梅雪的间探头探脑,戳戳顶顶。

 梅雪耸动肥美的玉合着“嘤咛”一声,被林海戳中了相思豆,一阵酸麻。

 梅雪媚眼如丝,眤声呼唤着:“我要!我要!快点!”

 “什么?没听清?”

 “坏死了!哥,快进来!…把大进来,雪儿的!”梅雪已经急了,哭求着,伸手抓住林海的大巴,引向自己的美

 林海本想再逗逗丈母娘,但却抵挡宝深处隐隐传来的力,耸把大了进去。

 “喔…”

 “噢…”滑腻、温暖、柔细、紧致。

 坚硬、滚烫、壮、

 两人魂儿都飘起来了,骨头都是稣的。

 …半个钟头,仅仅半个钟头,林海已经一如注了,期间梅雪又了两次身。

 半个钟头对林海来说绝对算是比较逊的战绩,但这一次质量却如此地高,堪称一场痛快淋漓的媾。

 “妈,这次是不是快了点?”林海依然不肯退出,细细品味着岳母花心的颤动,享受着甬道的挤,一双手在岳母的身上不住抚摸着。

 “妈已经美得差点死过去了,憋得太久了,就会快点。这样更好,每次都两个小时甚至更多,妈这把老骨头也受不了。”林海一点点在软化、收缩,梅雪推了推林海。

 “下来吧,一会儿该出来了。别把孩子给坏了。”林海了些纸巾,递到梅雪手中。

 “这会儿想起孩子了,刚才是谁大喊大叫的“使劲儿!快点!深点!死我吧!””梅雪接过纸巾捂在口。

 “你坏啊!人家还不是让你给的忘乎所以了。你这男人应该冷静点,可刚才像狂风骤雨,恨不得把人家给穿了。”

 “碰到你这又,妖媚入骨的女人,能冷静还是男人吗?浑身都要爆炸了,我都恨不得整个身子都钻进去。”

 “嘻嘻,整个身子都钻进去,那不成了我儿子了?”梅雪说完,耳有些发烫。

 “儿子就儿子,反正我不是管你叫妈嘛。妈,儿子得好不好?!”

 “好,好!我这个儿子最会妈了。咦!再给我点纸,怎么这么多,又要出来了,看来这些天还真没干坏事。”

 “我不是说过,不会对不起你和笑笑的。”

 “嗯,我信,你可永远不要做出对不起我们母女的事。”

 “妈,你就一百二十个放心,我今生今世不会对不起你和笑笑的。”

 “不光今生今世,还要来生来世,永生永世。”

 “嗯,永生永世,下辈子我还娶你们母女俩。”

 “才不要,莫不成我们母女上了你的贼船就再也下不来了?连下辈子还要搭进去。”

 “哎呀,又要出来了。”

 “嘿嘿!这就叫下。”林海嘻嘻坏笑着,梅雪要揪林海的耳朵,林海早躲开了,一骨碌坐起来。

 “走咱们去洗洗吧?”

 “嗯!”“走啊!”林海站起来,却看梅雪依然躺着没动。

 “动不了了,抱我过去吧?!”梅雪娇声道。  m.IYaXs.Com
上章 血疑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