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小青的韵亊 下章
第17章
仍然面绯红的小青,咬了咬,点头应着:“嗯!我…我真的最害怕的,就是我愈紧张…就愈没水!那…我就又会更紧张了!宝贝…我皮包在浴室里…就在洗脸槽上…”

 男孩的身体离开了小青,到浴室里。这儿,外墙上的大镜子里,映着上赤条条、孤零零的、股正朝向镜片,葡伏趴着的杨小青。

 从红透了脸上的表情,谁也无法猜透她心中的情境。其实,在短短不足一分钟的时间里,小青就想到了,男孩所说的油膏中的化学成分,会产生的什么效果。那是一次与银行经理查理在自己家中,请她吃“异国情调”餐的幽会,讨论滑润剂时,查理告诉过自己的…(请阅“小青的故事”第35集)

 也正因为被坎提醒了这一点,小青又连想到,男孩在的方面,真是超乎他的年纪,懂得太多了。

 而自己,虽然可以从他那儿,享受到令她陶醉到无比疯狂、死的悦,但她也更清楚明白,男孩超人的上功夫,毕竟不是天生,而是这张的女主人…莉莉所教会的呀!

 这时候,男孩拿着小青的皮包,手里取出那罐滑润油膏,走到了边。他将皮包搁在旁灯几上,对小青笑了笑说:“张太太…你皮包里的东西,这就全都派上用场了!”说完,他也在边坐下,轻推了推小青的股。

 杨小青,羞得无地自容死了,她倒下侧卧着,又赶忙爬到男孩的怀里,把头紧紧偎着他的,扭捏地嗔着:“宝贝…别讥笑人家嘛!人家今天是来帮忙你搬家的…却怎么也没想到会…会变成这种样子…”

 “哈哈…张太太育…就是因为你帮我这么大的忙,我才好感谢你,也要好好的…为你后面美妙无比的处女门,行开苞的大礼呀!”男孩一手抓了个枕头,头板前,然后推着小青的身子,使她头朝头板仰躺着。小青不明究里,乖乖依照指示作了,黑亮的两只大眼睛,朝这强壮魁武的男孩,疑问似地盯着瞧。

 但男孩却不语,只笑咪咪地自己曲膝在小青两腿间,跪着直起了上身,让她那只如巨炮似的立在小青眼…“这…怎么这样呢?宝贝…这样的姿势也能吗?”小青不解地问。

 “嗯!当然…这样面对着面,张太太…你就能更有个难忘的记忆了!”“宝贝…这样子…怎得进去呢?我股眼生得那么低?”“嘻嘻…由此看来,你是还没有精通上的特殊技术了,让我告诉你吧,你今天翘股翘得太久,脊已经弯累了,所以改一个方向,让弓弯着,你会比较舒服。

 至于门的角度,有办法的!来…你把两只脚,搭到我肩膀上,两手伸到你大腿跟股交接处就对了!”男孩以行动一步步指导小青,自已跪立着上身前倾,于是小青整个身体就卷折起来,股也被推高得抬离面…“啊!原来是这样啊!”小青低下头朝自己中间望去,看见她整个户都提得高高的,呈在男孩眼下,不羞从中来,脸颊又泛红了说:“嗯…宝贝好…好羞喔!”“还羞什么呢?张太太…从我这所看到的,你这股眼,还更一览无遗哩!来…手伸到股上…把你瓣再扒开一点!对了…就是这样!嗯…你真美…真是漂亮极了…”

 男孩继续指示着。小青尴尬地照作了。这时,她张开的眼就“噗吱”一声,放了个响,男孩应声反问道:“它说谢谢呀?别客气嘛…张太太…你好美喔…”小青脸通红羞愧到了极点,不知该怎办才好。

 幸好男孩也没再令她更害臊,只说:“我们马上就要更亲近了,应该什么距离都不再有,做出什么都是自然的,自动自发的,好吗?张太太…你答应吗?”说着,男孩就把那罐油膏打开,将亮晶晶的滑润剂挤出一大团到手上。

 一面瞧着小青的私处,一面两手握住自己的大茎,将油膏来回涂抹、,还出咕唧咕吱的声音,引得他自己都笑了。便脸带暧昧问小青说:“喜欢吗…张太太?喜欢听这种声音,看男人的巴愈变愈大吗?”

 杨小青两眼盯着男孩的具,看着那晶亮的巨炮似的大子,闪闪发光,整个人都看呆了!

 好久才抬眼瞟着男孩说:“啊…喜欢!只是…只是它…它那样又大又凶的样子…好吓人呐!等下我…我股被它戳进去,装不下的时候,我就惨了!宝贝…宝贝…你一定要好温柔…好保护我喔!”

 “当然啦!张太太…虽说是,但今天你股是处女,我绝对会得你既舒服而又难忘的。”说着,男孩便又身向前一些,把他的大圆头,抵到小青的眼上…“宝贝…”小青大声叹着。

 “滑溜溜的吧?张太太…你的股眼,张大了吗?”男孩问她。“啊…天哪!我…我张开了呀…宝贝…”小青感觉到一颗又圆又突的大东西,带着微凉的油膏,抵到了自己门口,果然是溜滑的,涌起一阵强烈的激动,不知心中盼望使然,还是真正身体的反应,就叫出来了。

 男孩又再往前加力一头紧紧进小青门的凹坑…“啊哟…啊!不…”被得像透不过气,小青尖呼着。刹时,她紧张地两腿用力,撑着男孩的肩,强烈抗拒起来,这时,她才知道,男孩根本尚未入自己。

 “别用腿推我,张太太!放松…放松腿子…把膝弯着!手用力把股再扒开点…”男孩迅速指引着小青。

 “不行呐…人家怕嘛!宝贝…你的那么大…吓都吓死了嘛…”小青只好承认自己临场的恐惧,两眼睁得大大的,对男孩结结巴巴地解释着:“宝贝…人家这辈子,没被股,而且…从我里面出来过的大便,最的…也没你巴一半啊!你这样…戳进去…我怎受得了呢!?”

 “哎呀!你…这你就不知道了…张太太!不过你也别担心,我教你,你用力扒开股,脑子里,想着你的,想像它为了接受男人,它就扩大了,张开成一个好大好大的窟窿,然后被裹滑润油膏的巴缓缓进去,跟一样,刚刚好,密密实实的,你自然就能承受得了了…”

 男孩解释完,对小青笑着,等她调适心理。杨小青不敢相信地叹着:“天哪!原来…这还要这样子…”

 但同时,她也完全相信了男孩,便松了腿子的紧张。两眼闭上,脑子里想着自己的身体,真如男孩所说的,股底下是个大窟窿,大到连任何尺寸的巴都容得了。

 而这念头,也奇妙地就令小青整个身子,包括股在内,都如中了魔似的,放松了下来。彷佛直接体会到小青的反应,男孩轻声地问她:“张太太…你喜欢被大得整个身子都的…对不对?喜欢让他遍你全身上下所有的…所有的窟窿…对不对?”

 “嗯!对…就是嘛…我喜欢…”小青入魔般地闭着眼睛应道。“所以你全身都会变得像一张膜子、一软软的大管子,把巴包起来,密密裹住,让它撑在里头动,磨擦,得你好舒服、好舒服的?”

 “嗯…宝贝!就是那种感觉…那样好舒服的感觉!”“连股也是…对不对?张太太…你早就想要在股里感受大巴的,所以你今天才会准备好了,要让坎来为你开苞,股的!对吧?”

 “就是嘛!坎…人家早就想要你…为我开苞…我…股了嘛!”小青半睁开了蒙胧的两眼,朝男孩漾地瞟了一下,然后不知那儿来了灵感,就对他娇滴滴地唤了起来:“宝贝…你就进去吧!我这股已经等了一辈子,现在终于为你巨大的巴松开了!…我…我的股吧…”

 男孩的大头,朝小青的坑加得她两手更用力扒着瓣,朝外剥分。两眼闭得紧紧的,嘴巴圆圆地大张,呼着大气,高着唤着:“喔…啊!宝贝…啊…”“进去了!张太太…你的好股…真的为我张开了…开张了…”激动起来的杨小青,把头在上左右猛甩,不敢相信自己似的,大叫着:“天哪!喔…天哪…我的天哪!我的股…真的打开了呀!?”

 巨大的一颗球,撑开了小青紧紧的圈,就着充分的滑润油膏,了进去。杨小青以为自己底下真有的那个大,被巨炮似的一大柱子了,紧紧匝着它,令自己透不过气,但只有前所未曾的、几乎承受不了的不惯,却又毫无痛楚。

 真不可思义极了,便又睁大了眼睛,尖声唤着:“好大呀…宝贝…你的…你的好大啊…可是又…”

 “不觉得痛,对不对?张太太…”男孩接着她的话反问她,同时停下推送,只让小青被绷撑开的环,如橡皮圈似的紧匝住头。彷佛等待着她适应。

 “啊…喔啊!是嘛…”小青先是猛点头应着,然后不相信似地又缓缓将头左右甩了起来,两眼泪水汪汪地瞧着男孩说:“天哪!宝贝…这…简直是难以置信…太不可思议了啊…”“不敢相信这么大的,都能把你撑开,是吗…张太太?”男孩笑问着时,故意还使力将头鼓了鼓,令小青眼睛都眯住了,只能张圆了嘴,随那颗大球的膨涨,一面猛着气,一面“啊…”地休,完全叫不出话来,却也还点着头回应。

 这时候,男孩的手伸到小青股底下,将她仍然用力扒着瓣的一只手拉着,叫她去摸她自己门的圈圈。

 小青乖乖照作,指头伸到股眼旁,当她触到男孩沾滑润油的头,和自己被它撑开得紧到不能再绷开的环上。立刻就惊声大喊了出来:“啊…天哪!你真的进来了呀!宝贝你…你…”小青的手指,沿自己的门圈,绕着男孩像一颗大李子般的头触摸着,不敢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,只一味摇着头。

 但同时却又忍不住从手指摸到男孩和自己交接的地方,传来的一种异样的感应,或者也可以说,一种感动,涌上心头,跟着眶的泪水,就滴滴滚落下来,进她发鬓里。

 男孩见了,变得极为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…张太太?为什么哭了…是不是受不了?稍稍忍一下…你知道巴直径最大的,就是头部分,等它整个进去,你股圈套住它颈子时,就会好受一点了!好吗?忍一忍…别再哭了好吗?”

 小青的泪水继续滚落下来,摇着头,哀声应着:“不是…不是嘛!宝贝…我不是受不了哭的!人家是心里好…好感动才哭的嘛!”

 “那…你的泪…就是快乐的眼泪萝?张太太…你这样的感动,真令我更兴奋了!”说着男孩又身用力朝小青了下去。

 “天哪!啊…”小青泪水四溅,猛甩着头。男孩整个的头终于挤进了小青的门里,她从来也未曾经历过如此巨大的东西入,近门口道的肌,就像是被妇科医生在作内诊时,用那种扩张道的大钳子撑开到了极限,但不同的,却是一种像被实心的球状物堵了住,完全透不过气似的。  M.iYAxS.com
上章 小青的韵亊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