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华莱士人鱼 下章
第二十五章 冰墓
无论游到哪里,那个微弱的声音都遥远而纤细,但它确实存在,那个"声音"的确呼唤着密。

 四周变得明亮起来,天亮了。

 头顶的浮冰沐浴着朝阳,闪动着奇幻的色彩,密翻个身仰面朝上一边眺望那些光溢彩,一边继续游泳,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,初升的太阳好像被云层没了周围只剩下微暗的世界。

 能够用眼睛看了,密变得轻松一些,因为不用完全依赖回声定位了。

 一群虎鲸正在游动,饥饿的虎鲸发现了密,向他游过来,就在它们张大口要咬时,眼前的密突然不见了,虎鲸在周围盘旋,却哪里也找不到密,密从它们的脑子里删除了自己的影像,也许人鱼的高频声波就是这样进化来的,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敌人侵犯。

 从浮冰间突然跳进来一只海象,海象很不走运,对于虎鲸来说,它跳进来等于早饭从天而降,海象转眼间就被咬开撕碎,鲜血把海水染成污黑。

 密移开视线,急忙继续赶路。

 洁西通过那片污黑的海域,是在数分钟以后,着到虎鲸正咽着碎块,洁西吓了一跳,她还发不出能进入大脑的高频声波,所以还不能像密一样能进入虎鲸的大脑,幸运的是,虎鲸已经填了肚子,对洁西漠不关心,如果那只海象不跳进来洁西肯定成为虎鲸的腹中餐了。

 硬着通过那个地方,洁西想起妈妈被鲨鱼吃掉的事,感到骨惊然,海里不会同情弱者,是弱强食的世界,而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的正中央。

 "不能害怕。"

 洁西告诉自己,害怕的话最后自己就会变成弱者,在这个世界里弱者不是活物,而是美味的食物。

 在这样的世界里人鱼生存了下来,洁西坚信他们是强悍的。

 向上一看,浮冰快要把水面填了,再往前走,就不能浮到水面换气了。如果需要氧气,必须返回。

 洁西找到浮冰间的一丝隙,把脸出海面缓慢地呼吸,超过零下五十度的大气差点把肺都冻住了,进了冷气,洁西的身体急速变冷,但血很快补充了氟气,身体也马上暖和起来,洁西重新认识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和以前有很大不同了,如果是觉醒前的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生存。

 周围被高大的冰墙拦住,什么也看不见,只剩下被云彩覆盖的纯白的天空,如果登上冰墙,眼前展开的必将是白雪皑皑的雪原景,洁西真想上去看上一眼。但又放弃了,让她安心的是,自己还和往昔一样,能产生这种浪漫的感情,洁西徐徐吐出一口气再次潜行。

 克罗尼亚·弥达斯号在离洁西很远的地方停下了,浮冰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森下站在甲板上,他眼前正是洁西没能看到的风景,但他本人却没那份兴致欣赏。

 "那家伙到底打算去哪儿?难道他想穿过这儿,一直游到大西洋去吗?"

 北极的原野不是大陆而是巨大的冰块,漂浮在海上,其深度达到四千米到五千米,潜入其中,确实有可能进入大西洋,如果那样的话,斋门他们就不能驾船跟踪了。

 回头看去小型探查艇正被吊臂吊起。

 站在森下旁边的矶村船长说:

 "速度太慢了,即使命令我们用那个去追赶人鱼,也是不可能的。"

 森下也明白,不过是斋门下达了出动探查艇的命令。斋门认为,密将在这附近停下,而且,这里可能有他的人鱼同伴。

 斋门待在温度保持在二十度的水下船舱通过监视器看甲板的情况,监视器屏幕上,正显示着沉入海中的探查艇,

 森下和矶村船长从甲板上下来一起回来了,他们两人已冻成冰人,身体散发着的冷气几乎使房间里的温度降下来。

 "探查艇出发了。"森下说。

 "哦…"斋门靠在沙发上,正悠闲地看书。

 "你读了吗?"

 "啊?"

 "这本书。"斋门扬了扬手里的书,是阿尔弗雷德·华莱士的《香港人鱼录》。

 "啊,当然,"

 "有什么感想?"

 "呃,我吗?"

 "对这本荒诞不经的书,你怎么看?"

 "是荒诞不经的书吗?"

 "你不这么认为吗?"

 "是啊,以前比利·汉普森的报告中提到过,说其中有令人深感兴趣的地方…但即使华莱士和人鱼接触过,他也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人,就像达尔文的进化论虽然有历史价值,但已经无法成为现代进化学的教科书…

 "不错,过去我也以为这是本无聊的书,但是,我觉得对人鱼了解得越深就越明白这本书的意义。"斋门喜爱地抚摸那本旧书的封皮。

 "啊,您说得也是。"森下小心地附和,他最近越来越感觉到斋门的威严。

 森下常年埋首于研究室,是个学究气很浓的学者,但就连他这样的人,也觉得斋门没有人的真实感,斋门就像喜欢显微镜的孩子直接变成了大人,他常常讲述自己的梦想,那是他的魅力所在,使他拥有众多的崇拜者,手冢和天野犀子也曾是他的信徒,事实上,最可怕的东西,就是缺乏真实感的人所持的梦想。

 森下觉得,手冢和天野的死绝不是报道所说的那样,只是单纯的殉情自杀,人鱼什么的,已经无所谓了,可能的话,他只想尽早身,他内心虽这么想却没能做到,究其原因是怕重蹈手种的覆辙,另外也是害怕斋门的权威,长期呼吸学院空气的人,往往对权威柔顺得可怜,自己认为是NO的,在权威面前会变成YES,他们每说一次YES,就丧失了一部分自我,森下可说是这种权威崇拜者的典型。

 "这里还提到地球空说。"斋门说,"书里说在地球的两极,存在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人鱼可能就是从那里来的,这事说得像科幻小说似的,但现在,海原密确实在向着极地前进,前边到底有什么呢?"

 "我觉得地球内部只有灼热的地核和地幔…"

 "地壳的里面当然是地慢,这毋庸丑疑,只不过,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极其朴素的东西?以前我们为什么不相信有人鱼呢?"

 "也许,很久以前我们的祖先见过。"

 "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机会见到他们了,莫非,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存在?"

 "没有存在?"

 "如果不是这样,那他们一定隐藏在了哪里。"

 "隐藏…您是指藏在北极?"

 "他们的寿命,以及冬眠的心脏,这些一定意昧着什么。"

 斋门翻动着《香港人鱼录》。

 "华莱士到底发现了什么?"

 过去里克·凯伦兹曾担心地预言:斋门齐一将是最能接近人鱼谜底的人,但这个科学怪人正以远远超出里克担心的想象力,紧人鱼的真相,连他本人也还不知道这一点。

 密终于来到终点,巨大的冰墙耸立在眼前,拦住密的去路,这是座巨大的冰山,左右横亘几公里,那微弱的呼唤声从中传出,密将自己的前额抵在墙面上,倾听那个声音。

 声音的源头距离密有几十米远,对方被困在冰中,除了召唤密的声音,还能听到微弱的心跳,频率为几分钟一次。

 是人鱼在冬眠。

 密从额头发出高频声波,向冰中扫描,人鱼头朝下坐在冰中,在其周围,还绕着细长的海藻般的东西。

 密不知道那些海藻般的东西是什么,他招呼那条人鱼。

 "喂,你能听见吗?"

 对方没用语言回答他,而是用了另一种方法,密抵在冰墙上的手和额头融进了冰中,冰就像是水一样,轻易地接受了密,那全是意识中的事,密将自己的身体留在了原地,只有意识滑入了冰中。

 密穿过冰墙,在果冻状的体中游泳,声音的主人终于在眼前了。

 人鱼的全身都着海藻,那海藻在冰中错综复杂地纠结着,伸向四面八方,密碰到其中一条,海藻是在什么结实的东西上的,解开一看那是古老的绳子,密挖开其他的海藻,海藻之中都隐藏着绳子,经过很长的时间旧绳子上长了繁茂的海藻,

 古老的绳子和人鱼…密恍然醒悟到眼前的人鱼是什么人,他战栗了。

 一一鳞女的母亲…

 她是很久以前阿尔弗雷德·华莱士为做实验放到海里去的人鱼,全身的绳子肯定是为了采集海藻而绑在人鱼身上的,她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然后被封闭在冰中,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?在这样的状态下,人鱼坚韧的心脏仍然活着,并且把远方的密叫到了眼前。

 密感到难以名状的愤怒,这人鱼被囚在冰中达百年之久,科学家无聊的好奇心导致了如此残酷的结果!

 人鱼目不转睛地看着密,她好像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,清澈的眼睛只是充了见到同类的喜悦,等回过神来,密回到了冰墙前,人鱼衰弱的体力不能长时间把他拉到眼前。

 密疯狂地拍打冰墙,然后他叫了起来,强烈的高频声波振动着周围的海水悲伤的声音传向远方…密在哭!,洁西双足用力加快了速度。

 密凝视着眼前冰墙的一点,向那里聚集高频声波,墙面剧烈地震动起来,割破了密紧抓住那里的手指,鲜血进溅到海中但密不顾这些,继续高叫,高频声波和密的意识一起在冰墙中爬行环绕,一旦发现微小的裂隙,就在那里集中能量,裂隙被高频声波削开,越来越大,再加上冰自身的重且最后冰墙一下子裂开了,

 随着一声沉重的钝响冰墙纵向剥离了,崩溃的巨大冰板在海中卷起猛烈的旋涡,缓慢地下沉,然后又浮起来,密被那波没,失去了知觉,如果洁西不在这时跳了进来,密可能已经被碎冰块扁了。

 等密潇醒过来,洁西已在他身边,密想和她说些什么,结果喝了口水,他痛苦地挣扎着,向周围一看,才明白自己是在水中。

 密惊惶失措,他急忙屏住气看着洁西。

 洁西做了个招手的手势,指了指嘴和脑袋,她在让密说些什么,密驱动高频声波潜人洁西的大脑中,两个人终千能交流了。

 "洁西,这里是哪儿?"

 "哪儿?是在海里。"

 "冷!"

 "当然,这里是北极。"

 "北极?"

 密看向四周,一抬头,大冰般的冰墙堵在头顶。

 "斋门的智能控制解除了吧?"

 "…对了,我是在斋门的研究所。"

 "他们在那里对你做什么了?还记得吗。"

 "给我注了,然后"…密拼命地回想,但记忆中断了,想不起来"我…抓住鱼,吃掉了。"

 "什么?"

 "在海里游泳…和鲸鱼说话了,然后发现了那个声音…"

 密恍然觉醒,刚才的记忆突然苏醒了,他环顾四周。

 "怎么了?"

 "我打碎了冰墙。"

 "就是刚才的响动。"

 "是哪里?哪个墙?"

 洁西用手一指碎裂的冰墙,不可思议的那就在眼前,密奔向冰墙,用前额抵住,寻找人鱼的所在,冰墙剥离后,从表面进出无数小气泡,可能由于这个声音的妨碍,刚才人鱼的呼唤没进入密的听觉网。

 "那里有人鱼吗?"洁西问。

 密继续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 "不可能听不见,那个声音传到了日本,我一直能听到的。"

 洁西发现了冰中纠结的海藻。"喂,那里—"

 听她一说,密下到洁西的地方,看墙。

 "在这里!"

 "呃?"

 洁西看不出那是人鱼,其实人鱼的身体已经接近冰墙边了,密又贴到墙上在接近人鱼的脸的地方,蹭蹭自己的脑袋,但人鱼已经不叫了,洁西终于也看出来了她是倒着蜷缩成一团的姿势。

 "…真的,是人鱼!,

 "是鳞女的妈妈。"

 "呃?"

 "所以…就是我们的外婆。"

 洁西全都明白了,人鱼不是被海藻住而是被绳子层层绑住的,她也终于明白了密为什么大叫。

 "太过分了,这就是阿尔弗雷德·华莱士的杰作?"

 密倾听人鱼的心跳。

 咚…

 密侧耳倾听,四五分钟后,他听到了下一次心跳。

 &qu<华莱士人鱼> m.IYaXs.Com
上章 华莱士人鱼 下章